导航菜单

初中生模仿短视频不幸致死, 背后不仅是学生安全问题

  互联网观察频道2019.9.10我要分享

  作者:观察君

  上上周六,央视新闻频道《新闻周刊》报道了一起令人痛心的开学季新闻:枣庄市中区永安乡梁辛庄村的小哲,9月开学即将升入初二。但开学前夕,在与小她一岁的邻居小雨玩耍时,因模仿“易拉罐制作爆米花”的网红短视频,点燃了高浓度酒精引发爆炸与起火,导致两人不同程度烧伤,被紧急送医救治。

  据报道,小雨全身烧伤程度达到13%,小哲伤势较重达到全身烧伤面积达96%,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抢救。

  该新闻在央视和网络传播后,许多人都在牵挂等待,但小哲因为感染过重,还是离开了父母、老师和关心她的人们。

  9月5日小哲不幸离世,互联网上的讨论却没有停止。人们在问:小哲之死,平台责任几何。但事实上,这并不是某一个平台独有的问题,也不仅是学生群体所面临的问题。

  今天我将从“媒介时空”的角度,探求网络监管和引导的重要性。

  在4月份撰写“流浪国学大师”热点评论时,我提到了“草根媒体”繁荣发展的副作用:在网红经济发展过程中,计算设备平民化过程中,草根网红的消费产生了异化。包括YouTube等海外视频平台在内,都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现象,草根走红的方式也不仅限于分享生活琐碎:恶作剧、土味搞笑、危险行为模仿等现象屡次登上头条,被主流媒体指责为——“宣扬愚蠢和无脑”。

  当时我提到了Youtube上的“热水挑战”案例,此案例作为典型中的典型,可以说集大成反映了大众传播的弊病——扭曲现实。

  早在1948年,美国社会学者拉扎斯费尔德就看到了这种弊病,提出了与现实世界相对的“媒介世界”概念。他在《大众传播、大众鉴赏力和有组织的社会行为》一文提到:受众对媒体的过度依赖,往往导致人们把“媒介世界”视作现实世界。它是认知偏差的根源、让人们丧失辨别能力、顺从现状,它导致人们审美鉴赏能力退化、文化水平低下;而以低廉的代价占用、剥夺人们的自由时间(指媒介),让其沉醉在虚幻的满足之中,剥夺其行动能力,甚至会造成悲剧性后果。

  危险行为模仿和“迷惑行为大赏”等现象层出不穷,根源在于“媒介世界”能够提供现实世界不存在的心理满足感。

  “开水挑战”中的社交元素与名人大佬玩的“冰桶挑战”没有本质区别,其中跟风模仿不乏成年参与者,显露出媒介对人类辨别能力的抑制作用。

  “开水挑战”与之前互联网上流行的“高空自拍”“跳车跳舞自拍”挑战活动具有高度相似性,但悲剧案例重重之下,却挡不住普通人跃跃欲试。

  Youtube 的案例触目惊心,但中文互联网何尝不是如此。自媒体平台上,一方面是营销号贩售猎奇成风,一方面是科普与警示鲜有人重视。

  2018年下旬,因科普癌症知识而成名的癌症生物学博士李治中(笔名“菠萝”),在“一席”演讲台上深刻讽刺了中文互联网的乱象,称:我们是兼职在辟谣,而别人是全职在传播伪科学。

  《新闻周刊》在报道时也提到了类似问题:记者梳理发现,自制爆米花的视频中(小哲模仿的类型),有的还用到了蜡烛、小型燃气瓶,还有易拉罐自制酒精灯、自制酒精炮、易拉罐烤炉等视频,也大都没有安全提示。简单说就是:做视频花样百出,不计风险,科普警示讲责任心时,却没有一分投入。

  我们不能否认发展,新的技术和平台为媒介发展带来了繁荣,草根网红等一系列经济现象,体现出了社会价值。但缺乏监管和引导的各类平台,的的确确出现了诸多无法忽视的问题。

  2017年年底,“高空极限第一人”坠楼身亡新闻成为全民话题。年轻小伙儿吴咏宁把高空自拍当作挣钱养家途径的故事被媒体挖出,刺痛了很多围观者。

  腾讯专题报道文章《“高空极限第一人”坠楼身亡:死于自拍,而非极限运动》写道:除了心理上的满足,国内火爆的直播APP也推着吴咏宁往前走。据报道,吴咏宁家境不好,“十多岁就出来工作,在剧组做武替演员受尽磨难,工资还少得可怜”,现在他有了女朋友,成家需要钱,还还要给母亲治病,而国内的直播平台会给“优质短视频”补贴,成了达人还有粉丝的打赏,这一切都让吴咏宁愿意铤而走险。

  死于自拍而非极限运动,专题文章的标题影射出“媒介时空”的诸多问题,如果引申案例做进一步解读,你还能看到网络世界消费主义狂欢的痕迹,似乎这个世界在激励吴咏宁去拿生命冒险。

  不久前有一篇热文叫《全民“网红梦”,反噬年轻人》,该文章提到了内容消费领域的泡沫问题,消费主义伴随网红热让当代年轻人求职就业,愈加倾向于做主播的趋势。

  而在青少年教育题材热播剧《小欢喜》《少年派》中,主角因迷上拍视频、做直播导致成绩起伏不定的剧情,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“媒介时空”的副作用,造成的问题是全局性的问题,我们不得不警惕,不得不从全局视角来审视问题。

  作为喜好观察整体,专注于内容领域的创作者,个人觉得发生在小哲身上的不幸,应该受到更高层级的重视和思考。这件社会广泛关注的事件,可以“以点带面”引申出更有纵深的思考,促进产业及社会良性发展。

  不久前CNNIC发布的第44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对短视频领域关注重点转移至良性发展,而不是继续体现数字增长显露出治理决策的变化。

  统计报告提到了“内容+电商”蓬勃发展,以及短视频平台对制造“网红景点”和“网红城市”的正面作用。提到了“青少年防沉迷系统”推广覆盖的积极意义。

  针对短视频平台的治理和引导不断,各个平台开始积极践行社会责任。用“内容+电商”做精准扶贫等举动,提升了人们对此类产品的好感。同时,这种举措也体现出:适当控制前提下的大众传播,自媒体平台,能够传递正面能量。

  这些有利举措继续加强的同时,在教育层面其实需要更多介入。从教会孩子怎么正确利用网络开始,从教会大人怎么正确使用互联网开始,不断纠正社会文化的认知偏差,这样才有机会治本。

  小哲的不幸,是源于大人世界存在问题,这些问题是可以避免的。而小哲的单纯和好奇是可贵的,我们应当守护好,也有责任守护好。

  点一下在看给小编加鸡腿收藏举报投诉

  

  作者:观察君

  上上周六,央视新闻频道《新闻周刊》报道了一起令人痛心的开学季新闻:枣庄市中区永安乡梁辛庄村的小哲,9月开学即将升入初二。但开学前夕,在与小她一岁的邻居小雨玩耍时,因模仿“易拉罐制作爆米花”的网红短视频,点燃了高浓度酒精引发爆炸与起火,导致两人不同程度烧伤,被紧急送医救治。

  据报道,小雨全身烧伤程度达到13%,小哲伤势较重达到全身烧伤面积达96%,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抢救。

  该新闻在央视和网络传播后,许多人都在牵挂等待,但小哲因为感染过重,还是离开了父母、老师和关心她的人们。

  9月5日小哲不幸离世,互联网上的讨论却没有停止。人们在问:小哲之死,平台责任几何。但事实上,这并不是某一个平台独有的问题,也不仅是学生群体所面临的问题。

  今天我将从“媒介时空”的角度,探求网络监管和引导的重要性。

  在4月份撰写“流浪国学大师”热点评论时,我提到了“草根媒体”繁荣发展的副作用:在网红经济发展过程中,计算设备平民化过程中,草根网红的消费产生了异化。包括YouTube等海外视频平台在内,都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现象,草根走红的方式也不仅限于分享生活琐碎:恶作剧、土味搞笑、危险行为模仿等现象屡次登上头条,被主流媒体指责为——“宣扬愚蠢和无脑”。

  当时我提到了Youtube上的“热水挑战”案例,此案例作为典型中的典型,可以说集大成反映了大众传播的弊病——扭曲现实。

  早在1948年,美国社会学者拉扎斯费尔德就看到了这种弊病,提出了与现实世界相对的“媒介世界”概念。他在《大众传播、大众鉴赏力和有组织的社会行为》一文提到:受众对媒体的过度依赖,往往导致人们把“媒介世界”视作现实世界。它是认知偏差的根源、让人们丧失辨别能力、顺从现状,它导致人们审美鉴赏能力退化、文化水平低下;而以低廉的代价占用、剥夺人们的自由时间(指媒介),让其沉醉在虚幻的满足之中,剥夺其行动能力,甚至会造成悲剧性后果。

  危险行为模仿和“迷惑行为大赏”等现象层出不穷,根源在于“媒介世界”能够提供现实世界不存在的心理满足感。

  “开水挑战”中的社交元素与名人大佬玩的“冰桶挑战”没有本质区别,其中跟风模仿不乏成年参与者,显露出媒介对人类辨别能力的抑制作用。

  “开水挑战”与之前互联网上流行的“高空自拍”“跳车跳舞自拍”挑战活动具有高度相似性,但悲剧案例重重之下,却挡不住普通人跃跃欲试。

  Youtube 的案例触目惊心,但中文互联网何尝不是如此。自媒体平台上,一方面是营销号贩售猎奇成风,一方面是科普与警示鲜有人重视。

  2018年下旬,因科普癌症知识而成名的癌症生物学博士李治中(笔名“菠萝”),在“一席”演讲台上深刻讽刺了中文互联网的乱象,称:我们是兼职在辟谣,而别人是全职在传播伪科学。

  《新闻周刊》在报道时也提到了类似问题:记者梳理发现,自制爆米花的视频中(小哲模仿的类型),有的还用到了蜡烛、小型燃气瓶,还有易拉罐自制酒精灯、自制酒精炮、易拉罐烤炉等视频,也大都没有安全提示。简单说就是:做视频花样百出,不计风险,科普警示讲责任心时,却没有一分投入。

  我们不能否认发展,新的技术和平台为媒介发展带来了繁荣,草根网红等一系列经济现象,体现出了社会价值。但缺乏监管和引导的各类平台,的的确确出现了诸多无法忽视的问题。

  2017年年底,“高空极限第一人”坠楼身亡新闻成为全民话题。年轻小伙儿吴咏宁把高空自拍当作挣钱养家途径的故事被媒体挖出,刺痛了很多围观者。

  腾讯专题报道文章《“高空极限第一人”坠楼身亡:死于自拍,而非极限运动》写道:除了心理上的满足,国内火爆的直播APP也推着吴咏宁往前走。据报道,吴咏宁家境不好,“十多岁就出来工作,在剧组做武替演员受尽磨难,工资还少得可怜”,现在他有了女朋友,成家需要钱,还还要给母亲治病,而国内的直播平台会给“优质短视频”补贴,成了达人还有粉丝的打赏,这一切都让吴咏宁愿意铤而走险。

  死于自拍而非极限运动,专题文章的标题影射出“媒介时空”的诸多问题,如果引申案例做进一步解读,你还能看到网络世界消费主义狂欢的痕迹,似乎这个世界在激励吴咏宁去拿生命冒险。

  不久前有一篇热文叫《全民“网红梦”,反噬年轻人》,该文章提到了内容消费领域的泡沫问题,消费主义伴随网红热让当代年轻人求职就业,愈加倾向于做主播的趋势。

  而在青少年教育题材热播剧《小欢喜》《少年派》中,主角因迷上拍视频、做直播导致成绩起伏不定的剧情,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“媒介时空”的副作用,造成的问题是全局性的问题,我们不得不警惕,不得不从全局视角来审视问题。

  作为喜好观察整体,专注于内容领域的创作者,个人觉得发生在小哲身上的不幸,应该受到更高层级的重视和思考。这件社会广泛关注的事件,可以“以点带面”引申出更有纵深的思考,促进产业及社会良性发展。

  不久前CNNIC发布的第44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对短视频领域关注重点转移至良性发展,而不是继续体现数字增长显露出治理决策的变化。

  统计报告提到了“内容+电商”蓬勃发展,以及短视频平台对制造“网红景点”和“网红城市”的正面作用。提到了“青少年防沉迷系统”推广覆盖的积极意义。

  针对短视频平台的治理和引导不断,各个平台开始积极践行社会责任。用“内容+电商”做精准扶贫等举动,提升了人们对此类产品的好感。同时,这种举措也体现出:适当控制前提下的大众传播,自媒体平台,能够传递正面能量。

  这些有利举措继续加强的同时,在教育层面其实需要更多介入。从教会孩子怎么正确利用网络开始,从教会大人怎么正确使用互联网开始,不断纠正社会文化的认知偏差,这样才有机会治本。

  小哲的不幸,是源于大人世界存在问题,这些问题是可以避免的。而小哲的单纯和好奇是可贵的,我们应当守护好,也有责任守护好。

  点一下在看给小编加鸡腿

http://shopping.dldaheng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