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
婚后追夫,屡战屡败,她终于明白她捂不热这块又臭又硬的石头

夜间酒吧。

化松站在门口,看着夜晚霓虹灯反射出的大字。

她穿这身去酒吧是不是有点太正式了?

我不知道是因为战争还是因为她的裙子太显眼了。她感到无数双眼睛盯着她。

战少胤领着她穿过舞池,径直走进三楼的电梯。

阳台隔音效果好,整个走廊安静。

化松易听着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,变得更加紧张。

“我们去哪里?”

小银淡淡地说,“别担心,我不会卖你的。”

化松一开了口,想问些别的。邵银战在一扇门前停下,伸手直接推开了门。

门一打开,房间里嘈杂的歌声和激动的叫喊声就充满了我的耳朵。宋的画不禁皱起眉头。

看着昏暗的灯光,一群男人和女人坐在沙发上打扑克。

第一个发现禅少音到来的人立即关掉嘈杂的音乐,拍着手提醒大家:“尹来了。”

“尹爷?”一行人先是对詹少寅的到来感到惊讶,然后更惊讶于他旁边的女孩。

化松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直到她看到穿着性感衣服的女孩悄悄离开房间。

我不知道是谁打开了灯,灯立刻亮了起来,但让宋画意不配合的是,多战少胤躲在后面半步。

”尹爷开始明白了?你带了个女人来!”

"走!那一定是我的嫂子。”

“怪不得我一见钟情于尹烨。我嫂子真像一个来到人间的仙女。”

一群人奉承并起哄,但战争只是一场轻扫。一个眼神让他们痛苦地闭嘴。

“嘿嘿,尹爷,嫂子,坐这里,喝还是喝?”

詹少寅坐了下来,双臂环抱着易。他侧着头看着她,但在她回答之前,他说,“喝吧。”

他仍然喜欢现在的样子。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一群陌生人,她只认识他,她会比平时更依赖他。

比平时听话多了。

“嫂子,你愿意和我们一起打牌吗?”

听着他们一个个“嫂子”的哭喊,化松还是觉得奇怪,不适应。他干笑着说,“我不是很好。”

当他听说她不能时,顾斐笑着说,“不,这不好。每次他和尹烨打牌,他都会得到我们的钱。今天他只是流了点血。他赢了他嫂子,输了尹叶。你跟尹爷有什么问题吗?”詹少银低声说道:“发牌吧。”

顾斐微笑着说,“你不允许做你嫂子的军事顾问。让你嫂子玩吧。”

游戏名为黄豹,有五名玩家和四副牌。你需要用你的头脑来玩合作。

事先给宋的画意解释了游戏规则。宋的画意似懂非懂。

顾斐说:“就玩两个。”

宋画意也硬着头皮。

詹少银坐在她旁边。她不时问他,“这是你想要的吗?”

他点点头,轻声回答:“嗯。”

她鼓起勇气玩牌。

她不依赖大脑或技能。她非常幸运,每张牌都拿得很好。

她不依赖大脑或技能。她非常幸运,每张牌都拿得很好。

当顾斐笑盈盈地收了钱后,她不干了:“尹师傅,你不能再说话了。我嫂子来这里学习,应该付学费。”

化松易收了钱,说:“我好像学会了。”

看着她玩得开心,她变得开心起来,感觉好多了。

她的情绪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魔力。当她微笑的时候,她会给你带来一份快乐,当她生气的时候,她也会让你觉得被她挡住了。

掌握了规则和技巧,宋画的意义就更加得心应手了。顾斐心痛地叹了口气,拿出了钱:“老虎老公没有狗老婆!是我,顾斐,失明了。”

在兄弟中,百达翡丽最差。和他在一起的人都会输。他发誓要减少这场战争的血腥程度。结果,他成了最大的输家。

“是时候回去了。”眼看时间不早了,战少胤淡淡的警告道。

顾斐也失去了扭转局面的信心。他只是对禅少音喊道:“我嫂子今晚玩得很开心。一半以上是因为我。这个月你必须给我加薪。”

少战吟:“这要看你的表现。”

宋华义拿了一沓红钞,带着詹少银走了。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巅峰,知道

“看看这条路。”

化松一抬头问他:“你想给他一些回来吗?他输得很惨。”

詹少银伸出手按下电梯:“你还没见过更糟糕的时候。”

化松易:“他一个月挣多少钱?”

少战殷:“够他输的。”

化松易:“……”上车后,她总觉得这钱是不义之财,犹豫着要不要给詹少寅2000元:“请收下,请他们吃火锅。”

詹少银看了她一眼,然后向前看了看,继续开着车说:“你为什么不留下它?”

“我害怕报复。”

少战吟:“……”

“对了,你经常去那里玩吗?”

“好吧,我没事的时候会去的。”

化松停顿了一下,然后继续问:“每次都有这么多女孩吗?”

化松的意思是他认为当他看到她离开时,他只能清理现场。战前,邵寅大概和他们一样,喝酒,打牌,左拥右抱。

詹少银没有回答,问道:“我能理解你嫉妒吗?”

化松郑立即否认:“不!”

然后他对着窗户说,“你和他们没什么不同。”

战少摆出假装没听见的样子,只是眼底冲她笑了一眼,没有做出任何解释。

化松易不禁又想起了卢伊森的话。爱情真的是他们的绊脚石吗?

她无法理解邵音的想法和他在想什么。在她看上去平静的眼睛里,有许多深不可测的秘密。

晚上躺在床上,化松无法一遍又一遍的睡觉。他满脑子都是和她争取离婚的想法。

如果他真的要求离婚,她是选择和他绑在一起,还是假装从来没有爱过他,然后让他走?

她想她可能会选择放手,但她可能不会很潇洒地去做,因为刚才想到的这些事情在她眼里有一种浓重的味道。

宋华怡后来决定,在这段时间里,她会尽最大努力融入他的生活,这样他就不会离开她。自然,她不会谈论离婚。

隔天。

就像昨天一样,化松早早起床,准备了丰盛的早餐。

战少胤在健身房锻炼后,洗漱更衣收拾行李,下楼吃了一顿热腾腾的早餐。

被照顾的感觉真好。

化松易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,下定决心要努力融入的生活,变得富有战斗精神。

不要要求少战尹爱上她。至少让少战尹习惯甚至想念她之后离开她的时候。

我仍然相信我能做到。

当詹少银要去公司的时候,化松易跑到门口问他:“你午餐想吃什么?我会把它送到公司。”

他扣上袖口,转身问她,“今天没课吗?”我只在下午去,所以我计划中午在家做饭

武斗邵音点点头:“我中午有个会议。大约11: 30结束。请12点过来。”

“嗯,路上小心点。”

期待看到他的车开走,化松意识到他没有告诉她他想吃什么。

但是根据他的健身习惯,做一顿健身餐没有错。

这是化松易第一次来公司。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一楼的大厅,前台的一位姐姐马上走上前去说道:“夫人,您在吗?总统刚刚出去,让我带你去他的办公室等他。”

易没想到他事先已经告诉了。他微笑着点点头,然后在他姐姐的带领下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接待员刚推开门,以为詹少银出去的时候办公室里没人,但她没想到会有一个女孩从里面出来,当场打了她。

“尹书记?”接待员认出了那个女孩。

尹秘书看了宋的画一眼,连忙说了声“好夫人”,转身就走。

化松有些疑惑地看着尹秘书的背影,总觉得有些奇怪。

接待员解释道:“尹秘书应该来把文件交给总裁。”

化松点点头,走进詹少银的办公室。他确实在桌子上找到了一个文件夹。

但既然是送文件,尹秘书刚才看她的时候,为什么会有奇怪的眼神,好像有点内疚。

墨菲.什么是阴暗的办公室恋情?

想来想去,少战摆出了这样一个才华横溢、才华横溢、有钱有势的男人,很多女人自然对他虎视眈眈,他身边的女秘书对他的心意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看来她需要做的不仅是抓住小银的胃,还要防止有人挖她的墙角!

战争结束前,她看了看秘书办公室,发现男女各占一半。

特别注意尹秘书,穿着正式的职业装,扎着低低的马尾辫,看起来很单纯。她想得太多了吗?

“哎哟!”宋画突然捂着头,皱眉看了看身后。

“你看到谁了?”战胤慢慢放下少敲她的头的手,也顺着她刚才的视线看去。

化松易揉着头,皱着眉头,不悦地回答:“他们都比你帅!”

"是吗?这只能说明你的眼睛不好。”

两个人站在门口聊天。刚才殷书记来了:“首长,我已经把您需要的资料送到办公室了。”

詹少寅只是点点头,领着化松去了他的办公室。他漫不经心地问她,“你在这里多久了?”

"一段时间。"

“你做了什么菜?”

"当你读它的时候你会知道的。"

尹秘书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。他眼中有一丝勉强。

空间有限!

全文作者微信公众号,碧琴阁,关键词,易

图片来源网,请联系并删除侵权行为。